文章標題   歸入權之行使(上)

歸入權之規範誰屬,對公司利益之維護具有莫大之影響,本文特就公司法修正後之規範,為文探討之。

        我國公司法、證券交易法及民法均有歸入權之規範。所謂歸入權(Disgorgement)係指董事、經理人等違反禁止競業規定或短線交易,法律上賦予公司得請求渠等因其行為所得之利益歸屬於公司。

公司法及民法之規範

一、董事違反競業禁止規定時,公司行使歸入權之規範:

()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一項規定,董事為自已或他人為屬於公司營業範圍內之行為,應對股東會說明其行為之重要內容並取得其許可。同條第五項並規定,董事違反第一項,為自己或他人為該行為時,股東會得以決議,將該行為之所得視為公司之所得。但自所得產生後逾一年者,不在此限。

()股東會為許可之決議,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之出席,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出席股東之股份總數不足前項定額者,得以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東之出席,出席股東表決權三分之二以上之同意行之。前二項出席股東股份總數及表決權數,章程有較高之規定者,從其規定。(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二、三、四項)

()董事之行為違反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一項規定時,其行為尚非無效,僅該行為之所得是否應履行所謂歸入權利問題。至董事之行為是否屬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之適用範疇,如有爭議,應循司法途徑解決,亦即應由司法機關就具體個案事實依法認定之。(經濟部八二、二、二二台商()發字第二○三八○九號函)

()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一項規定之立法目的在保障公司利益與股東權益,故董事只要有為自已或他人為屬於公司營業範圍內之行為,即應依該項規定對股東會說明其行為之重要內容,並取得其許可,至該董事之行為係於何處為之,則非所問。(經濟部八三、三、二二台商()發字第二○二八九一號函)

()董事兼任其他董事,法律並不禁止,倘為自己或他人為屬於公司營業範圍內之行為雖未取得股東會之許可,依照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三項規定其行為並非無效,是以公司申請登記時自毋須檢附股東會同意之決議錄。(經濟部七一、八、二七商三一一八二號函)

()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一項規定,係指董事應於「事前」、「個別」向股東會說明行為之重要內容,並取得許可,並不包括由股東會「事後」、「概括性」解除所有董事責任之情形。惟股東會之決議解除所有董事競業禁止之限制,似應探求股東會之真意,是否係在免除董事已為之競業行為之歸入權行使問題。(經濟部八六、八、二○商八六二一六九七八號函)

         上開函釋於實務運作上似有窒礙難行之處,因目前關係企業組織龐大,董事兼任關係企業董事、經理人之現象頗為普遍,且董事在其他公司股東會未正式決議選任為該公司之董事,實質上尚未有競業之情事發生,又如何於「事前」、「個別」向原公司股東會說明其行為之重要內容並取得其許可?

()按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有關董事競業禁止規定之規範目的係為保障公司之營業機密,而法人股東依同法第二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指派化表人當選為董事時,該代表人即有知悉公司營業秘密之機關,又其與法人股東有委任關係,依民法第五百四十條之規定,受任人(代表人)應將委任事務進行之狀況報告委任人(法人股東),該法人股東自亦有知悉公司營業秘密之機關,故二者均應受董事競業禁止之限制,始符合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規定之意旨。準此,公司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規定,自應亦為相同之解釋。(經濟部八九、四、二四商八九○六九三八號函)

()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五項但書所稱:「但有所得產生後逾一年者,不在此限。」係指歸入權行使之除斥期間為自所得產生時起算一年,逾此一年期間而未行使者,即不得再行使。(經濟部九○、五、二一商○九○○二○九五三五○號函)

()依證券交易法第二十六條之一規定,已依證券交易法發行有價證券之公司召集股東會時,關於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一項、第二百四十條第一項及第二百四十一條第一項之決議事項,應在召集事由中列舉並說明其內容,不得以臨時動議提出。申言之,公開發行公司對於股東會許可董事為自已或他人屬於公司營業範圍內之行為,應在股東會召集事由中列舉,不得以臨時動議方式提出。至非公開發行公司則無此項限制。公開發行公司對於公司法第二百零九條第一項之事項,如以臨時動議方式提出,則股東得依同法第一百九十八條規定於法定期限內提起撤銷股東會決議之訴訟。

文章類別   法規釋疑
作者:郭宗雄 現任:經濟部工業局工業區組組長 文章出處:實用稅務出版社 提出問題
上一則公司法刪除第238條資本公積規範之稅務影響評析
下一則歸入權之行使(下)
回專家說稅念